似水流年

节选一

在似水流年里,有件事叫我日夜不安。在此之前首先要解释一下什么叫似水流年。普鲁斯特写了一本书,谈到自己身上发生过的来。这些事看起来就如一个人中了邪躺在河底,眼看潺潺流水,粼粼流光,落叶,浮木,空玻璃瓶,一样一样从身上流过去。这个书名怎么译,翻译家大费周章。最近的译法是追忆似水年华。听上去普鲁斯特写书时已经死了多时,又诈了尸。而且这也不好念。

照我看普鲁斯持的书,译作似水流年就对了。这是个好名字。现在这名字没主,我先要了,将来普鲁斯特来要,我再还给他,我尊敬死掉的老前辈。

似水流年是一个人所有的一切,只有这个东西,才真正归你所有。其余的一切,都是片刻的欢娱和不幸,转眼间就已跑到那似水流年里去了。我所认识的人,都不珍视自己的似水流年。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一件东西,所以一个个像丢了魂一样。

风雨中,倒掉了一排车

风雨中
倒掉了一排车
有人说
这是外力的暴行
也有人说
这是内力的反应
孰重孰轻
而我在想
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的
是物理学家
还是
历史学家

他人的足迹

最近发现了一个个人网站,在路上(www.zailushang.com),是很少见的纯粹的个人网站了。

这里记录了他1998年到2008年的行程,这里(是他的最新行程更新情况),这里记录了他到过的地方。现在还保持这种简洁风格的个人网站,真是太少了,让人眼前一亮。

热烈庆祝自己成功逃离人人网三年有余

粗略算来,从把校内网的帐号注销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年多了,甚至一度我都不知道校内网已更名为人人网。

其实远离人人网并不是对它有多么不满意,曾经我也喜欢疯狂的在上面刷新页面,观看同学们的各种分享,虚荣心来了的时候也会 写几篇自以为文艺实质很二逼的日志,然后神经质似的刷新来访列表,看到有评论来了心里也挺美滋滋的。有一段时间疯魔到了每 次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网址收藏夹里的校内主页。渐渐的,我发现自己是被它给绑架了,于是在某天一咬牙将所有的日志、留言都删掉,然后注销了帐号,直到今天。

其实,现在想想,当你沉迷一个东西,然后在某个阶段顿悟,狠狠的骂它绑架了你,这个逻辑很强盗。在我们一路走来的这么多年 里,在每个阶段总会有一件或几件事物非常流行,让很多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就像小时候的游戏厅,初中时的古惑仔,高中时的 传奇。不管校内出现不出现,在大学那个带着些空虚的时间里,总有让你为之着迷的东西。当我们沉迷于某个事物,然后在某个时 刻觉醒了,然后怒骂其绑架了自己并决绝而去的做法实质是在承认自己内心的软弱。

牛屎山的传说

这是昨晚做的一个梦,趁还记得一点,记录一下。

风平浪静的武林中开始流传一个故事: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座高耸入云的山,叫牛屎山,在这座山里藏着一个关于天下第一的秘密。

其实这座山已经存在了好多年了,牛屎山这个名字不知从哪个年代就已经开始流传了,人们都觉得是因为它外形像一坨巨大的牛屎 而得名,但几乎所有的山看上去都像一坨牛屎啊。武林中人都忙着做生意泡妓院,搞学术的也都忙着申请专利,虎拳、螳螂拳等所 有与动物相关的专利都已经被申请了,现在抢得最热的专利是蟑螂拳。总而言之就是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所以没有人去深究牛屎 山为什么叫牛屎山以及别的更像牛屎的山为什么不叫牛屎山。

直到有一天,人们开始流传牛屎山不简单。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到处散播,牛屎山之所以叫牛屎山,是因为这座山牛的要屎。这 位自称是从公元2012年穿越回来的人说,他是来自未来的地星人,所以懂的比较多。有人问,什么叫牛的要屎?地球人说,哎呀, 就是牛的要死了!人们还是不懂,为什么牛的要死就是牛的要屎,也不明白牛的要死是啥意思。于是接着不断有人问,是我们的牛 都要死了吗?地球人最后不耐烦了,用通俗的语言告诉大家:“牛的要屎就是说这座山无与匹敌,你们是武林时代,无与匹敌就是 意味着天下第一,这座山就是天下第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