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送友人

他说,我走了!
我说,送送你吧。
走过那段走了三年的楼梯,下楼到门口,成都连续放晴的天竟然下起来了雨。
他掏出烟盒,抽出两根烟,点上。
是不是我要走了,连老天都感动得哭了?他笑道。

酒总有喝完的时候,烟也总有抽完的时候。
走吧,把你送上校车吧。
妈的你没看见在下雨吗?你回去吧。
这点雨算个屁。

Unforgiven:不可饶恕

直到昨晚才看了的这部电影,作为伊斯特伍德的影迷,实在有些“不可饶恕”了,但我有个很好的理由。这部电影最显著的一个标签就是“反西部片”,如果没有足够的“西部片”的沉淀,看“反西部片”又能看出个什么门道呢。而现在稍微有点名气的西部片几乎都被我看遍了,也该看看这部让伊斯特伍德第一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电影了。

2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很是酣畅淋漓,看完后想说点什么,却又一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想来大部分影评都会着眼于这部电影如何打破了西部片的传统,如何模糊了善与恶的界限,如何颠覆了西部大漠英雄的经典形象等等,翻看了一些影评,发现也确实如此,意料之中又有些失望。在西部片中模糊善恶对立,突出人性的复杂的做法,《不可饶恕》既非空前,《虎豹小霸王》、《落日黄沙》等更早期的一些电影的革新意义更明显;也非绝后,《无枪侠》、《决斗尤马镇》等后来的一些西部片在这一方面大有赶超前人之势。固然《不可饶恕》在革新上做的很出色,但亮点也绝不仅在此。

杀死这个爱尔兰人

影片讲述的是丹尼·格林(Danny Greene)传奇的一生,是近年来难得一见的优秀黑帮电影,演员音乐都很好。可是,本来是冲着方·基默(Val Kilmer)去的,结果才发现原来他是打酱油的。
kill-the-irish.jpg

“透明”与“非透明”之间的歧义

在准备答辩之余,翻了翻以前看过的书。发现了一些想起来会会心一笑的地方。

比如,在《用TCP/IP进行网际互连》第一卷HTTP的那一章,对代理服务器有如下阐述:

有两种形式的代理服务器存在:非透明的(nontransparent)和透明的(transparent)。正如它们的名字所暗示的,非透明服务器对用户来说是可见的,也就是说,用户必须配置浏览器来联络一个代理,而不是与原始资源所在的服务器联络。透明代理不需要对浏览器的配置进行任何改动。事实上,透明代理会检查所有通过代理的TCP连接,并拦截到达80端口的任何连接。无论是哪一种情况,代理都会将万维网页面进行缓存,然后从缓存中取出页面,以回答后来的请求。

The Monkey Trap:猴子陷阱

Upon trying to tackle their increasing population of monkey’s, villagers had placed rice grains inside the hollows of coconuts which were tethered to a chain. The desired result was that the monkeys would then trap themselves, and the villagers would then dispose of the monkeys.

In essence, the monkey’s would grab the grains of rice, and upon trying to remove their hand from the coconut hole, the monkey’s would subsequently become trapped by their own fist. Since the hole was just big enough so that the monkey can put his hand in, and too small for his fist to come out after it has grabbed the rice, the monkey’s ended up trapping themselves. Rather than letting the grains of rice go and escaping, they chose instead the rice to their own peril.

道理是好的,如果是企业培训,则是教育人们不要仅仅被眼前的蝇头小利蒙蔽了双眼,如果是大师讲禅,则是告诉人们要放下贪婪,有舍才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