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西部电影中中国劳工的身影

在西部电影中,经常可以看到中国劳工的身影,基本都是以两种形象出现:1.洗衣工,2.铁路工人。在电影中,他们地位低下,不记得是哪部电影中有这么一个场景:一个铁路老板对他的手下说,下次多雇点黑鬼,这些中国人干活太差劲了。

我的一些截图:

本书简介(The Harp Handbook)

全音阶布鲁斯口琴,也叫10孔单音Richter口琴,可以说是一种奇怪的乐器。口琴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包括低音口琴(Bass)、和弦口琴(Chord)、半音阶口琴(Chromatic Harmonica)、复音口琴(Tremolo)、重音口琴(Octave-tuned Harmonica)以及其它许多新奇的乐器,当然布鲁斯口琴也是其中之一。毫无疑问,其中布鲁斯口琴是其中分布最广的乐器。

尽管布鲁斯口琴现在的模样已经诞生了至少150年,而且在各种音乐环境中被成功使用,但它从来就没有被真正视作一种严肃的乐器。当你说你是一个布鲁斯口琴手时,那些演奏“正规乐器”的“真正的音乐家”会对你嗤之以鼻。

这种态度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一方面布鲁斯口琴有着它与生俱来的局限性,另一方面,理论背景、教学资料以及从好的老师身上学习的机会的缺少,应该为口琴目前的这种可疑的地位负相当程度的责任。在听到布鲁斯口琴能够演奏出动人的音乐后,很多人仍然会觉得相当惊奇,因为他们一直以为这东西只能发出噪音。尽管也有很多相反的争论,但布鲁斯口琴的应用经常被一种陈词滥调所局限,按照这些说法,口琴适合演奏的仅仅是“篝火音乐、特效音乐、布鲁斯音乐”等,而不是真正的音乐。

两个奔跑的男人--------3:10 to Yuma(决战犹马镇)观后感

我看电影向来慢一拍,这部2007年的电影到现在才看也算正常,如果不是最近扫荡各种西部片扫到它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看。

对整部电影的印象都定格在两个在枪林弹雨中奔跑的男人身上。

最后,在车站里,Dan对Ben说,我其实并没有那么顽固,死守着那块没有希望的荒地,只是因为我的小儿子两岁时得了肺结核,离不开干燥的天气。Ben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呢?Dan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只想让你知道我没那么顽固吧。这时候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呢?也许是什么都没想,也许是因为自己让Ben走上绞刑架而心有愧疚吧。Ben接着说,既然大家都那么开诚布公,那么我也告诉你,我曾经在犹马镇待过两次,两次都逃掉了。其实是想让Dan放心,即使到了犹马镇我也死不了,你无需自责。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停止坐井观天,是时候让“我个人认为”见鬼去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互联网BBS上、在和同学交流一些涉及到强烈个人立场或看法时,我都习惯性的在每句话的前面或后面加上一句:“我个人认为…”。今天反思一下这个习惯是怎么养成的以及这个习惯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跟任何习惯一样,它也是经历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是一个从“我就是这个世界”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围绕着我转的”的认识的转变过程,如果我们能把这个过程中的每一次心理活动都记录下来的话,我们一定会同意这是一个相当痛苦的过程。

在我们一出生来到这个世界时,饿了就会哭,大人瞪我们一眼我们也会哭,总而言之就是希望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都必须符合我们的意愿,让我们舒服。我总是很清晰的记得小时候的一件事:一次过年时在外婆家时,我拿着爸爸新买给我的火药枪(一种塑料做的左轮玩具手枪,去商店买配套的弹药,火药是装在一个塑料圆圈的十几个小洞里,圆圈刚好能装到左轮上,手枪的撞针打到那些小洞上时就会发出砰砰的枪声)到大人正在打麻将的屋子里玩,这时候我爸爸骂了我一句。我已经记不得他是怎么训我的了,但我显然是无法接受这种训斥,蹲在门外,越想越难受,于是拿起一块砖头把那把玩具手枪给砸了个稀巴烂。这大概是那个年龄小孩以自我为中心的一种典型表现。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逐步开始了解周遭的人和事,了解到他们并不是围绕着我们转的,于是我们就开始变乖了,至少是在他们面前变乖了。同样,在漫长的成长过程中,我们渐渐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并不一定就是别人的想法,即使你确信你的想法是对的,你也无法去说服每一个人都同意,另外也许在过于张扬的表达自己的看法时,就会有另外一些同学受到伤害。于是我就学会了在说话时加一个“我觉得吧…”。

把懒惰当朋友

早上走在通向教研室的楼梯上时,忽然意识到,已经走楼梯走了一个多月了。其实只有三层楼,算不得高,但想起这一个月每天早中晚在这个楼梯里来回,也还是挺欣喜的;回头再想想自己居然坐了近两年的电梯,顿时一阵忏悔。

回忆一下这个习惯是怎么养成的,我想这个过程其实是对自己惰性的一种解剖。其实很简单,无论用什么崇高的理由,只要让自己坚持走一个星期的楼梯,那么一个星期后,再经过电梯时,甚至都不会看它一眼。

两年来,不是没有想过舍弃坐电梯,也不是不知道走楼梯比坐电梯好,尤其对于我们这种IT一族。但每次看到电梯门开了,总是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有时是因为赶时间,有时是因为身边有同学一起,不好意思那么个性。于是,从第一天坚持走楼梯到后来偶尔走走楼梯再往后就慢慢变成了不走楼梯。这样,坐电梯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一种懒惰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