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黄沙(The Wild Bunch)

1.关于杀戮

影片开头,匪徒们化装成军人,雄赳赳气昂昂的走进银行大门。一群小孩趴在地上,他们中有年龄大点的,有很小的,有男孩,有女孩。他们把一只蝎子放进了一堆蚂蚁中,看着这只蝎子被无数只黄里透红的蚂蚁慢慢吞噬,所有人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最后,当蝎子差不多已经死去的时候,他们拿起一把干草,盖在蚂蚁窝上,点燃,然后期待的注视着。伴随着青烟,一阵阵噼噼啪啪的声音传出,刚才还如波涛般汹涌着淹没蝎子的蚂蚁们,转眼间都化为乌有。与马上开始的匪徒与早已埋伏在银行周围的众赏金猎人之间的火爆枪战相比,暴力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杀戮,似乎是人的天性,也许这才是暴力美学如此被欣赏的终极原因。
作为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农村广阔的田野和众多的生物,都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可以杀戮的机会。南方很多水塘里都有一种吸血虫子,名叫蚂蟥。当牛在池塘里喝水或者解暑后,腿上都会爬上很多蚂蟥,它们用它们身体两端的吸盘牢牢地吸在牛身上。此时不能硬扯,因为越扯它们吸的越紧,当强行扯下后,牛腿就会流血不止。当然,它们并非只吸牛血,人血也是它们的至爱。

Bury My Heart at Wounded Knee(魂归伤膝谷)

如果历史老人能够站到我们面前的话,我们一定会看到他长着一张这个世界上最冷酷无情的脸.当你在为某次历史事件中逝去的生命 而叹息,为旧文明被新文明取代中的血流成河而落泪时,他会不悲不喜的告诉你,这就是规律。你仰面问他,为什么弱者信奉的神 灵神灵不庇护他们?他告诉你,孩子,你以为你在看《阿凡达》呢?

规律与尊严孰轻孰重

最初面对白人的入侵,酋长“卧牛”是一个坚定的反抗者,是部落的精神领袖,带领着族人打了一次次胜仗,当然,这种反抗只是 苟延残喘。不得已,他带队逃到了加拿大。可那始终是寄人篱下,时刻会因为族人的一些越界行为而遭到驱逐。同时,恶劣的生存 环境也威胁着族人的生存。当不断有小孩死去,当充饥的食物变成了水煮老鼠时,越来越多的族人选择回到美国,接受白人的游戏 规则。最后他也回到美国,成为最后一位放下枪的印第安人。

门前的落花

不知道
你们在什么时候开放
也不知道
你们在什么时候凋落
是你们
花期太短暂
还是我
行色太匆匆

3.15罢餐与3.15心愿

面对声势较为浩大,但结果未知的罢餐,有如下几点想法:

1.罢餐的意义

罢得再厉害,食堂也是学校广大学子的唯一稳定的进食场所,所以有人说,你今天罢了,明天还得去吃,有意义吗?

罢餐不是为了不吃饭,不是荷尔蒙在飞,而是与学生的切身利益相关。罢餐的意义不在于让食堂垮台,而在于让学校、让后禽集团重视我们的呼声。平时,你在饭里面吃出虫子、清洁球钢丝、阴毛疑似物等,维权意识不强的也就拿出来扔了继续把饭吃了,维权意识强点的顶多会去叫换一份菜,但解决不了问题。明天你依然可能吃到虫子、清洁球钢丝、阴毛疑似物。

学生跟后禽集团之间就像有根无形的绳子,你用力一下,他就过来一点,你撒手不管,他就拉着你到处看阴毛飞。

小学一年级就该懂的道理:明天还有明天的事

写论文写不下去了,于是随手点开PPS,心说,明天再写吧,反正也快写完了。正常情况下,这个晚上就应该是在看电影中度过的。但这时候一个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居然想到了小学一年级的一篇课文《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找来看看,顿时心生惭愧,赶紧面壁去,不,赶紧赶论文去。再不抓紧时间写,哪来的时间搞毕业旅游,哪来的时间看更多的电影。

明天还有明天的事

暑假里的一天下午,燕燕、杨力和小勇在屋子里做作业。
窗户开着。湖边柳树上的知了叫得多么热闹。杨力往窗外一看,有几个小朋友正在湖里游泳。他坐不住了,说:“多热啊!湖水不深,咱们也去游泳吧。”燕燕说:“等一会儿 ,还没做完作业呢。”

过了一会儿,杨力又说:“真热,怎么这么热啊!咱们到柳树底下去凉快一会儿再做吧!”小勇说:“是啊,真热。”燕燕抬起头来看了看他们,说:“不, 咱们还是安下心来 ,把作业做完再去。”杨力说:“今天的作业做不完,明天做不行吗?”燕燕说:“ 明天还有明天的事。”大家都不说话了,低着头做作业。

又过了一会儿,作业都做完了。杨力一边收拾书本,一边说:“现在可以去游泳了吧。”燕燕说:“你们以为我不喜欢游泳吗?我比你们还喜欢呢。走,咱们一块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