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历史---从第一支口琴到第一张口琴唱片

口琴发声的原理是利用气流震动簧片,当我们的祖先还在穴居时代时,中国人就掌握了这一原理。利用这一原理制作的竹制乐器在远东仍然被广泛使用,如中国的笙和泰国的khan。

通常认为口琴是一个叫Friedrich Buschmann的柏林人在14岁时发明的(后来他还发明了六角风琴(concertina),但是有理由相信,在同一时期,中欧的一些其他手工乐器制作者彼此独立的掌握了制作口琴的原理。Buschmann家族历来都是钟表匠、音乐家和乐器制作者,在Friedrich Buschmann发明口琴时,他已经是一个技艺高超的手艺人了。他的父亲Johann曾经发明了很多包含木质簧片的乐器,这些乐器的发声原理类似于手风琴,利用皮革条带摩擦簧片发出声音。Friedrich用金属簧片建立了他的第一个模型,用来研究气流对声音的影响。他将他的第一个成果命名为aura,aura只有吹气簧片,并且这些簧片按照半音阶排序,很快他发现,在上面吹奏曲子时,声音非常迷人。就这样,这种原始口琴在19世纪前半期赢得了一定的名气,但由于aura的制作非常耗费精力,并且每个都必须单独制作且造价昂贵,它的广泛普及受到了阻碍。当时,它的质量大概也不能保证。尽管有这么多不足,许多制造商从事着口琴制造,这些厂商主要分布在奥地利(Austria)的维也纳(Vienna),萨克森(Saxony)的克林根塔尔(klingenthal)和德国南部的乌腾堡(wurttemberg)。

博客心理学之 “写博客如做人,都要能抵制诱惑”

这个博客开了一个多月,在google中搜索“纯真年代”已经能排在第一页了。昨天发表了一篇带有google过滤词的文章,很快的,再搜索“纯真年代”,点了几十页都没看到这个博客的影子。

在带着些许失意不断翻页时,我忽然愣住了。然后苦笑一下,关掉了google。

回想一下,我为什么要开始写博客呢?主要有两个目的:

  1. 给自己一个练习写文章的地方。
  2. 在时间的推移中,总结、思考一些东西。

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毫不理会什么SEO之类的东西,就当每年花个一百多块钱买个日记本了。我一直以为我都是这么做的。如果没有发生本文开头提到的事情,我甚至都不会意识到,原来我经常(几乎每天)都有在google中搜索“纯真年代”的习惯。想到了一个笑话,某人宣称:“我最讨厌三种人,一种是种族主义者,一种是黑人”。顿时心里涌起一阵寒意。原来尽管我总是自己告诉自己,我丝毫不关心任何访问量的问题,但实际上却在每天干着关心访问量的事,而且是无意识的。反思之后,我又是一阵喜悦,因为我大概又成熟一点了。

Son of a bitch 的给力翻译

自从学英语开始,很多骂人的单词都是从英文电影里学会的,尤其是f字母打头的那个单词更是满天飞,据有人统计,一部《低俗小说》里“fuck”出现的次数是271次。除了fuck外,另外一个常见的骂人的短语就是”son of a bitch”了,经常被翻译为“狗娘养的”、“婊子养的”、“王八羔子”等等。那么除此之外呢?看看下面的两张电影截图吧:

那些西部电影中中国劳工的身影

在西部电影中,经常可以看到中国劳工的身影,基本都是以两种形象出现:1.洗衣工,2.铁路工人。在电影中,他们地位低下,不记得是哪部电影中有这么一个场景:一个铁路老板对他的手下说,下次多雇点黑鬼,这些中国人干活太差劲了。

我的一些截图:

本书简介(The Harp Handbook)

全音阶布鲁斯口琴,也叫10孔单音Richter口琴,可以说是一种奇怪的乐器。口琴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包括低音口琴(Bass)、和弦口琴(Chord)、半音阶口琴(Chromatic Harmonica)、复音口琴(Tremolo)、重音口琴(Octave-tuned Harmonica)以及其它许多新奇的乐器,当然布鲁斯口琴也是其中之一。毫无疑问,其中布鲁斯口琴是其中分布最广的乐器。

尽管布鲁斯口琴现在的模样已经诞生了至少150年,而且在各种音乐环境中被成功使用,但它从来就没有被真正视作一种严肃的乐器。当你说你是一个布鲁斯口琴手时,那些演奏“正规乐器”的“真正的音乐家”会对你嗤之以鼻。

这种态度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一方面布鲁斯口琴有着它与生俱来的局限性,另一方面,理论背景、教学资料以及从好的老师身上学习的机会的缺少,应该为口琴目前的这种可疑的地位负相当程度的责任。在听到布鲁斯口琴能够演奏出动人的音乐后,很多人仍然会觉得相当惊奇,因为他们一直以为这东西只能发出噪音。尽管也有很多相反的争论,但布鲁斯口琴的应用经常被一种陈词滥调所局限,按照这些说法,口琴适合演奏的仅仅是“篝火音乐、特效音乐、布鲁斯音乐”等,而不是真正的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