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下获取本地ip的几种方法

1.调用getifaddrs

The getifaddrs() function first appeared in glibc 2.3, but before glibc 2.3.3, the implementation supported only IPv4 addresses; IPv6 support was added in glibc 2.3.3. Support of address families other than IPv4 is available only on kernels that support netlink.

梦境

很奇怪的一个梦。

开始我似乎在一个黑暗的监狱里,浑身发抖,抱着膝盖蜷在墙角,像一条瑟瑟发抖的狗。忽然一道月光照下来,我慢慢站起来,展开双臂,发现臂下连着一双乌黑的翅膀。迎着月光,纵身一跃,化身为蝙蝠侠,滑翔在城市的夜空。滑翔了几分钟之后,猛然振翅向更高更亮处飞去,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是蝙蝠侠了,这次变成了阿凡达。

梦是什么时候醒的不知道了,这段时间,特别是午休时,经常从噩梦中惊醒,或是在噩梦中挣扎着想醒来却动弹不得。能做一下美梦,挺好的,而且梦里几个镜头的衔接简直太漂亮了,闭上眼睛依然能有强烈的画面感在脑中回想。

strider教你巧记五度圈

五度圈在乐理中有很重要的地位,在布鲁斯口琴而言,最直接的用处就是确定不同把位之间调性的转换关系。在这篇文章里不会设计五度圈的来历、作用,仅仅是教您如何牢固的记忆五度圈,这样可以在调性转换的时候直接用到。

如果你已经能够很顺利的将五度圈画下来,不管是通过什么方法,哪怕是死记硬背来的,这篇文章就不适合您。

我假设您已经知道十二平均律是怎么回事,其实,只需要知道3,4和7,1之间是半音,其他各音之间是全音就可以了。一个八度内的音程被分成了12个半音,所以称为十二平均律。

我们来看看五度圈是个什么样子:

wuduquan-1.jpg

关于布鲁斯口琴

大概四年前迷上了布鲁斯口琴这个小玩意,一发不可收拾,从最初的Huang103,到horhner,suzuki等,手上的琴也有了几把;从最最初钟情于一些爱尔兰民谣和动漫音乐,到后来乃至现在热爱布鲁斯音乐。这几年身边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每次只要拿起这大概10公分长的小乐器,就会暂时忘掉各种烦恼。曾经有一段时间迷恋到每天看视频网站必须看看Bluesimon,张晓松等大神,嗜血安尔乐、晓月等后起之秀有没有更新,每天翻墙到Youtube上看看关注的各路大神的最新动态,不亦乐乎。

喜欢一个乐器一般是从喜欢某首它演奏的曲子开始的,在国内,很多布鲁斯口琴爱好者都是从《星之所在》、《天空之城》、《爱尔兰画眉》、《素敌》等曲子开始的,我也一样。

但你总会开始接触到布鲁斯风格,让布鲁斯口琴焕发生命光彩的风格。其实布鲁斯口琴最初并不是用来演奏布鲁斯音乐的,而是欧洲的一些民谣。但随着布鲁斯口琴传入到了美国,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那时的美国,是牛仔的美国。口琴的轻便让它可以随时放在口袋里,那时候它仍然不是布鲁斯的。直到有一天,美国的黑人,赋予了口琴第二次生命。压音、超吹、把位变换等等,他们不断的压榨着它的性能,用它尽情的演奏布鲁斯音乐。

由《金蝉脱壳》到《习惯的力量》

最近看了施瓦辛格的两部电影,《背水一战》和《金蝉脱壳》。

施瓦辛格的电影之前能叫的上名字的,只有《终结者》系列,和一部想不起剧情和名字,关于大力神的电影。一直以来对他的印象就是肌肉男+前州长。但看完《背水一战》却让我眼前一亮,因为年老的施瓦辛格脸上竟然有些许伊斯特伍德的影子。爱屋及乌,也对这个虽然年轻十七岁,但也有六十六高龄的老头子忽然心生好感和敬意。

说了这么多施瓦辛格,但史泰龙才是这部电影的男一号,论年龄,他还比州长大了一岁。史泰龙在电影里扮演的是一个越狱专家,他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寻找哪怕是最隐蔽的薄弱点,然后用各种技能逃生。在他所有的技能中,最出色的的一项是对人的观察,就像一架机器一样不偏不倚的从周围人们的行为中找出他们的习惯,找到了这些习惯,也就意味着找到了逃出生天的法门了。

习惯的力量有这么大吗?电影毕竟只是电影,很多地方经不起推敲。

很巧的是,我刚好在昨天看完了一本书,叫《习惯的力量》,这是一本值得一看的书。并没有类似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的老套警句,而是以大量的科学实验为依据,讲述了习惯的产生的原理,习惯对人的影响,以及怎么养成或破坏一个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