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四年前迷上了布鲁斯口琴这个小玩意,一发不可收拾,从最初的Huang103,到horhner,suzuki等,手上的琴也有了几把;从最最初钟情于一些爱尔兰民谣和动漫音乐,到后来乃至现在热爱布鲁斯音乐。这几年身边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每次只要拿起这大概10公分长的小乐器,就会暂时忘掉各种烦恼。曾经有一段时间迷恋到每天看视频网站必须看看Bluesimon,张晓松等大神,嗜血安尔乐、晓月等后起之秀有没有更新,每天翻墙到Youtube上看看关注的各路大神的最新动态,不亦乐乎。

喜欢一个乐器一般是从喜欢某首它演奏的曲子开始的,在国内,很多布鲁斯口琴爱好者都是从《星之所在》、《天空之城》、《爱尔兰画眉》、《素敌》等曲子开始的,我也一样。

但你总会开始接触到布鲁斯风格,让布鲁斯口琴焕发生命光彩的风格。其实布鲁斯口琴最初并不是用来演奏布鲁斯音乐的,而是欧洲的一些民谣。但随着布鲁斯口琴传入到了美国,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那时的美国,是牛仔的美国。口琴的轻便让它可以随时放在口袋里,那时候它仍然不是布鲁斯的。直到有一天,美国的黑人,赋予了口琴第二次生命。压音、超吹、把位变换等等,他们不断的压榨着它的性能,用它尽情的演奏布鲁斯音乐。

每一种乐器,都有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学习布鲁斯口琴,理解布布鲁斯音乐,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
布鲁斯音乐是一种很神奇的音乐。刚接触到时,觉得很难听,太喧闹,这哪里是音乐。但慢慢的,你会随着它的节奏开始晃动你的脑袋或身体,感受它的时而轻快,时而沉重,时而悲泣,时而低吟。闭上眼睛,仿佛你已置身密西西比,置身芝加哥。

有一部电影叫《蓝调传奇》,用平铺直叙的方式讲述了几位大师们的一生。那样的年代,充斥着种族,暴力。生活太多苦难。Little Walter拿着口琴说,它才是我的妈妈,然后演出了《My Babe》。Chuck Berry一面接受滚石乐队朝圣般的膜拜,一面接受警察的痛打。电影的最后,没有辉煌,没有灯光。Little Walter死在了公寓里,伊塔·詹姆斯望着切斯的背影,唱出了《I’d Rather Go Blind》,肆意冲击你的泪腺。

无论什么年代,生活中总是会有痛苦。越长大越明白,痛苦是无法战胜的。你只有经历它,活下去。口琴见证着,音乐见证着。

很久没有更新关于口琴的文章了。事实上,通过搜索引擎找到这个小小的blog的访客,绝大部分是与口琴相关。很惭愧,没有写出有多少价值的文章。曾经做的一个翻译,也仅仅是为了加深自己的理解,而非供认阅读。有的朋友留言探讨翻译中的一些问题,有的朋友问我怎么不更新,希望steve baker的教程能继续。这些留言中有些还没来得及回,有一次却因为我不堪spam骚扰,清空了所有留言。这些朋友的留言再也找不回来了。想到这里,更是非常惭愧和抱歉。

以后会继续写一些口琴方面的文章,虽然我技术很菜,但如果能帮到一点其他人,也就有它的价值。再加上现在手上有多余的硬件,再次讲口琴的内部构造时,可能会拿起螺丝刀拆开用图片说话。

附上《蓝调传奇》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