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本文只是一篇流水账,为避免浪费您的时间,请谨慎阅读。

昨天(2012年7月2日)离开学习和生活了三年的成都,来到了深圳.我将这个过程为从百草路到百草园,从一个城乡结合部到了另一个城乡结合部。

我读研所在的学校是一个很偏僻的学校。到底有多偏僻,通过几件事情可以看出一二。三年前刚到成都时,在机场打的,问的哥到XXXX大学清水河校区多少钱,的哥用一口标准的川普羞涩的表示他不知道这个地方怎么走;学校通往外界几乎只有三个途径,第一是在西门花1块钱乘坐116号公交车到九里堤公交站,第二是在校外的顺江小区乘坐96号公交车到金沙公交站,第三是在校门口乘坐“黑的”,而“黑的”本身也能说明学校的偏僻。

从学校到市区,跟大多数同学一样,我大多采用第一条路径:乘坐116路公交车,由天润路转百草路,再由百草路转天宇路口;然后可以选择是在天宇路口下车去逛犀浦镇,或是继续坐到终点站九里堤再继续转车。于是这条路线就是三年来我出行的必行路线。这条路上有ULVAC,有四威电子,有一个桥,有一个涵洞,有红旗超市,一切都熟得不能再熟,但以后可能再也走不上了。煽情点,有些路,你已经习惯,但总有一天,你可能再也踏不上了。

baicaolu.jpg

12:00,我和张同学登上了开往深圳的CA4392。在途中,某一块地方空气质量出奇的好,山间蜿蜒的小路看的清清楚楚。经过近三个小时的飞行,我和张同学就来到深圳了。在机场等了几十分钟,他的表弟开车过来把我们送到目的地,也就是百草园。看到百草园的一瞬间,我想到的是那条百草路。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哦,对,是恍惚。虽然用滥了,但能想到的也只有它了。

baicaoyuan.jpg

由于我们是在规定的报道日期前到达,公司不予接待,我和张同学把行李拿下来,让他表弟先回去,然后两人拖着两个大箱子,背着把吉他就在百草园附近找旅馆。期间高中挚友陈同学打电话来要给我接风,于是在我们找到旅馆后,于他会合,去了一个火锅店,与陈同学同来的还有他的妹妹以及他妹妹的一位同事。一人两瓶啤酒下肚,居然有点晕晕糊糊,酒量是越来越不行了。吃完饭后就已经到了快十点了,陈同学三人把我和张同学送到旅馆,然后去自己的住处了。第一次体会到在异地他乡遇到朋友的温暖。

这一觉就睡到了7月3日早上十点,中间醒来了几次,每次都发现灯和电视都开着,但都懒得关,眼一闭又睡过去了。早饭午饭一起吃了,两人去买了张地图,又回到旅馆,开始在网上淘租房信息。几个小时候,到距离公司十分钟车程的某小区,把房子订了下来,吃完晚饭继续回到旅馆。他上网,我开始写这篇日志。在我写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睡着。

这就是我们从百草路到百草园的过程。

如果要问我离开成都这座城市有什么感想,我想说,可能以后再也看不到成都特色的公交景观了。成都的公交车每到一个站台,为了避免拥挤,很多人会从车后门上车,然后每个从后门上车的人会把公交卡或钱从后面往前面一个人一个人的传递,送到车头把卡刷了或把钱投了后,再一个人一个人的把公交卡从车头传回来。去过那么多城市,这种现象我只在成都见到。多少可以反映成都的性格,成都人的性格,在随意、不严谨的同时,洋溢着温情。

那么深圳呢?以后再说吧,目前第一印象是就没看到几个本地人,也没看到几个本地馆子,这与成都满城尽是四川话相比,自然是另一番景象。

这篇文章写于2012年7月4日凌晨深圳某旅馆,今天是2012年7月22日,人却已到了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