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我走了!
我说,送送你吧。
走过那段走了三年的楼梯,下楼到门口,成都连续放晴的天竟然下起来了雨。
他掏出烟盒,抽出两根烟,点上。
是不是我要走了,连老天都感动得哭了?他笑道。

酒总有喝完的时候,烟也总有抽完的时候。
走吧,把你送上校车吧。
妈的你没看见在下雨吗?你回去吧。
这点雨算个屁。

路总会有到尽头的时候,何况区区一个校园。
校车在雨中哼哧哼哧着冒着白烟
他说,幸亏你送过来了,没想到现在校车收费改刷饭卡了。
我走了,以后再见。
恩,一路顺风。

车子还是开了,他的脸在湿漉漉的玻璃后显得一片模糊
只有那件黄色的T恤闪着亮光
也许这正是多年后回忆今天所能记得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