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声势较为浩大,但结果未知的罢餐,有如下几点想法:

1.罢餐的意义

罢得再厉害,食堂也是学校广大学子的唯一稳定的进食场所,所以有人说,你今天罢了,明天还得去吃,有意义吗?

罢餐不是为了不吃饭,不是荷尔蒙在飞,而是与学生的切身利益相关。罢餐的意义不在于让食堂垮台,而在于让学校、让后禽集团重视我们的呼声。平时,你在饭里面吃出虫子、清洁球钢丝、阴毛疑似物等,维权意识不强的也就拿出来扔了继续把饭吃了,维权意识强点的顶多会去叫换一份菜,但解决不了问题。明天你依然可能吃到虫子、清洁球钢丝、阴毛疑似物。

学生跟后禽集团之间就像有根无形的绳子,你用力一下,他就过来一点,你撒手不管,他就拉着你到处看阴毛飞。

2.过激!又见过激!

罢餐的事件学校高度重视,几十位辅导员严阵以待,在食堂门口苦口婆心、威逼利诱种种。辞藻无非是“不要过激”。不要过激当然是对的,你不能因为食堂烂就去把食堂砸了,但现实是同学们的行为还远远达不到过激的标准时,学校相关部门就已经将其当做过激行为来对待了。不去食堂不算过激,去食堂门口围观不算过激,去食堂里面不吃饭不算过激,自备开水去食堂里面吃泡面也不算过激,只要吃完后把泡面盒带走就行了。一切行为都是如此的完美,过激的是学校。

3.学校的性质

其实我不是一个愤青。但是从长期以来学校和后勤集团的关系,我只能看见学校其实早已沦为某些人挣钱盈利的工具而已。撇开教学方面的问题不谈(当然,这方面的问题很大很大),理想情况下学校其实跟后禽集团不该沆瀣一气。对学校有感情的永远是学校的学生,今天骂的凶,明天就会无比怀念。

学校的常态应该是监督后禽集团,不是在学校论坛上将“罢餐”设为过滤词汇,不是一有风吹草动就调动辅导员来维稳,更不是将理性号召罢餐的同学叫去喝茶。当然,这都是在理想情况下才能发生的。现实情况中,学校跟后禽集团永远穿同一条裤子的,发展“经济”为第一要务嘛。

4.人的多样性

任何活动都不得不考虑人的多样性问题。你觉得食堂难吃,也有人觉得食堂还行,你觉得罢餐有意义,也有人觉得罢餐一无是处。你无法说服任何人,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就行了。不要因为辅导员劝导两句“不要过激”,因为同学嘲笑两句“这么愤青”就真以为自己过激了。

5.三一五心愿

今天是三一五了,继续祝愿良心企业蒙牛乳业早日倒闭大吉。

老罗:
其实没有人是单独改变世界的,最终都是大家一起改变世界。我们每个人在不同的情况下能够产生的影响力是不一样的。你不要因为影响力小就不做,我在中国只能算是一个冷门的小众的名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大众名人。如果这个事发生在葛优身上的话呢,可能三天就解决了。所以我维权并不是说因为有了网络时代才维权的。这就提醒大家,别他妈说什么名人不名人维权,我狗屁不是,在东北小镇法制那么不完善、进了法院会给你踹出来的地方,我也搞过维权。你看我斗了好几个月,我搭上了将近20万块钱,我不还在斗吗?
我的每一步都是胜利,如果你要是悲观的话,你的每一步都是失败。你要乐观的话每一步都是胜利。比如说中国有50个罗永浩呢,咱们国家的消费者权益保护和执行肯定就不是今天这个局面。
你自己在你能够的范围内,能勇敢一点就勇敢一点,能坚持一点就坚持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