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电影向来慢一拍,这部2007年的电影到现在才看也算正常,如果不是最近扫荡各种西部片扫到它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看。

对整部电影的印象都定格在两个在枪林弹雨中奔跑的男人身上。

最后,在车站里,Dan对Ben说,我其实并没有那么顽固,死守着那块没有希望的荒地,只是因为我的小儿子两岁时得了肺结核,离不开干燥的天气。Ben问,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呢?Dan回答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只想让你知道我没那么顽固吧。这时候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呢?也许是什么都没想,也许是因为自己让Ben走上绞刑架而心有愧疚吧。Ben接着说,既然大家都那么开诚布公,那么我也告诉你,我曾经在犹马镇待过两次,两次都逃掉了。其实是想让Dan放心,即使到了犹马镇我也死不了,你无需自责。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此时此刻,无需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