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到大做过不少不少恶梦,一个反复出现的场景是我被困在一面绝壁之上,进退维谷。最后通常有两个结局,一是始终在高压的状态下度过这个梦境,有可能会被吓醒;另一个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做梦,然后抛开一切恐惧,纵身一跃,飞翔于天地间。

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有一项叫徒手攀岩的极限运动,我在那些恶梦中所处的场景,是这项运动的爱好者们的日常。不同的是,这不是梦。一个闪失,他们就会粉身碎骨,成为不断增长的死亡列表里的一个新的名字。

纪录片《徒手攀岩》,就讲述了Alex Honnold在无保护措施下成功攀登酋长岩的经过。

当我们在看一部极限运动的纪录片时,我们看的是什么?对于我自己,是在试图了解这个人,他的动机,他的情感。我觉得当一个人醉心于一种一不留神就会让自己丧命的运动中时,他一定是接近甚至超越一个哲学家的存在。Alex Honnold确实也是这样,对生死、亲情、友情、爱情都有着自己深刻的理解。

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在被问及为何想要攀登珠穆朗玛峰时回答,“因为它就在那儿“,成为人们至今仍经常引用的名言。这句话可以用来回答许多极限运动领域中类似的问题。但是现在,对于极限运动的评论往往变成了”这就是为什么外国人这么少“之类的调侃。

我当然不会死板到因为这些评论的盛行就感慨世风不古,在跟朋友们一起看这些视频时,我也会做出此类调侃。但是静下心来细想,一定会是满满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