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IT小小鸟 下的文章

第一次在线下活动中做技术分享

周日在广州的 OpenResty 社区 meetup 中做了一个主题为《巧用openresty结合nginx变量机制提供定制化web服务》的分享,说实话还挺紧张的,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线下的分享,但是到了现场之后慢慢就放松了。因为来参加活动的,大多都是跟身边的同事、同学一样的程序员,在这种气氛下,其实不用考虑会不会怯场、出丑之类的问题。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传说中的“演讲技巧”之类的也没有必要,简单的把自己觉得有用的东西分享给大家,对自己是一种锻炼,如果能对听者也能有点用处,那就更好了。

有几位前公司的同事事前听说我要参加这次分享,自掏门票过来就是为了捧个场,他们中有的工作跟 OpenResty/Nginx 压根没关系,想想挺感动的。都说职场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能结识这些朋友真是有幸。活动结束后,大家一起去聚了个餐,看了电影《奇幻森林》,这场景太像毕业离别前的小聚,他们中确实有位要马上到另一个城市去了。希望他一切顺心。

这次活动还认识了一位在 ATS 社区非常活跃的同学,以前只是在网上交流了几句,这次见到真人感觉还真棒,见面后直呼其网名的感觉好像武侠小说里的情节。

总之,这是一次非常棒的聚会,感谢组织者的精心准备和付出。

一悲一喜

这几天,开源软件界有两件大事,一件是 Debian 创始人 Ian Murdock 自杀身亡,另一件是在锤子手机 T2 的发布会上,罗永浩宣布将门票收入捐给 OpenResty,可以说是一悲一喜。

2013年,Markdown 标记语言的设计者之一 Aaron Swartz 自杀,我以及无数的程序员们的博客书写时用的就是 Markdown; Debian 以及 Debian 的变种 Ubuntu,也是很多人使用过或正在使用的 Linux 发行版。他们的自杀前后的心理状态,我们肯定不可能去感同身受,我们可能会感叹一句,原来在黑客氛围浓厚的美国,这些著名的黑客在现实中却也遭遇着能敢于去自杀的痛苦。不管怎么样,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供后人怀念。祝 Ian Murdock 走好。

- 阅读剩余部分 -

程序员中的标杆人物-章亦春

这标题,怎么读着这么别扭。

接触开源软件这几年,不知不觉形成了一种印象,大牛一般都是有性格有棱角的,传说中的神人如Linus就不用多说了,身边的同学和同事中,技术牛人性格也一般比较桀骜。桀骜的表现之一就是不会浪费时间去回答一些基本的问题,最著名的就是那篇流传已久的论坛发帖指南了吧。

自己虽然算不上牛人,但在某些方面也会有同事来求助,碰到一些比较低端的问题,其实心里会有烦躁的。烦躁的程度与当时的心情、手里有多少活正在干等因素相关。

直到有一天我接触到了章哥。

章哥是同行对章亦春的尊称,我也无缘与章哥真正面对面接触,但文如其人,阅读他的博客,他写的文档,以及在论坛中对人的回复,就可以肯定他有着一般技术人难以企及的修养。

- 阅读剩余部分 -

研发与销售的一些区别

身为一名开发人员,因为一些机会接触过一些销售,其中有些是非常优秀的销售。在与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之中,能明显感觉到研发与销售的区别。

销售们通常是外向型的。当然,并不一定是说他们的性格本身就外向的,而是他们的工作方式、工作态度会给人一种他们很外向的印象。例如,某位金牌销售,每周都会在社交网络上写一些文章,分享、感悟之类。而我接触到的包括我自己在内的研发,基本上都是埋头干自己的事情。

销售们通常比研发要更成熟。工作中接触到的印象深刻的销售们,现在都是接近或已经是90后了。但他们在为人处世上比同龄的研发要厉害很多。这也很正常,跟学习、工作经历密不可分。

销售们通常比研发更敢于将自己的“野心”公布于众。至少到目前为止,我碰见的销售们,都会直言不讳的说,自己以后肯定是要开公司的,而一个研发如果经常把这些话挂在嘴边,多少会给领导、同事一种不稳定的感觉,这家伙会不会马上就要跳槽了?这也是由研发与销售不同的工作性质决定的。众所周知,销售的薪水是和业绩直接挂钩的,因为他的业绩直接跟公司的收入相关。所以,销售是一个以结果论英雄的职业,事情办成了就好,至于你的野心,公司是不会怎么管的。

所以,不同的性格、经历,以及工作性质,导致了研发与销售无论在外在气质,还是心胸抱负之间的差别。虽然说,这些差别不能说明哪种更优越,但多了解一下同龄人是一个什么状态,对于我们这些整天待在自己小圈子的程序员还是很有帮助的。

朋友

其实工作了挺没劲的,以前的朋友们、同学们都散落在各自的城市,为了生活而奔波着。从一开始偶尔会在QQ群里热闹一下,到现在是几乎有老死不相往来的趋势了。

其实,说为了生活而奔波显得很诡异。大部分还是一休息就呆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看电影,死宅。互相不联系还是因为生活中没有交集。虽然谁都知道,真正需要倾诉的时候,还是得找这些个当年的铁哥们。

今天跟两个朋友各自聊了很久。其中一个是我主动联系的,另一个是他打过来的。

我主动联系的那个朋友叫XX伟,人称大伟,大学室友,形影不离的几个人之一。大学时我一个南方人,千里迢迢跑到哈尔滨读书,室友大部分都是东北人,最南的也是河北。可跟这几个家伙丝毫没有隔阂,每天在一起打游戏,上自习,看电视,骂娘,骂政府,当然,少不了一起看毛片。

大伟的年龄是我们中最大的,因为当初高考失利,复读了两次。这家伙比我们其他人都显得成熟,无论是相貌上,还是行为举止上,很有老大哥的风范。可诡异的是,他却是个扎扎实实的死宅男。每天在床上一躺就能是一整天,看各种电子书。本科毕业后,我去读研,他直接到一个县城工作了。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