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随便扯扯 下的文章

人有自知之明,挺难的

这两天,金线冯唐火了,因为他的译本《飞鸟集》。

但我对这事没什么感受,因为不关心。但是却对他事后的一条反应比较感兴趣。当有读者批评他英文不过关,曲解原文意思的时候,他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的托福成绩,说:

此事如此简单,我们比比英文和中文,如果你胜,我洗耳恭听。

顿时觉得,人贵有自知之明这句话,说的真好。为什么贵,因为难啊,有自知之明,也有逻辑,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用git做本地备份

得益于强大的git以及github、bitbucket之类的外围产品,我们可以很方便的将自己本地的文件推到远端,除了可以完成它原本程序员之间协同工作的功能外,还可以单纯的将git作为本地备份工具来使用。

假设A目录是你的工作目录,这里面的文件经常变动,所以你想使用git来管理,但又不想推到远端,只想在本地保存。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在工作目录下执行git init,git add, git commit等一系列操作。但这里有一个小问题,假如该目录是一个公用目录或其他原因,导致该目录有可能被直接删除掉,这样即使是git也无力回天了。

进一步想一下,这里有两种做法:

  1. 在另外一个目录B下做一个该工作目录的克隆,每次工作目录提交后,在B下面执行git pull来同步。这样比较麻烦的一点是每次都要切换目录pull。

  2. 在另外一个目录下新建一个裸仓库。执行git init --bare, 然后在A目录下将这个新建的裸仓库添加到上游upstream。这样每次在工作目录A下commit后,再执行一个push就可以了。

参考:

  1. http://treeleafmedia.be/blog/2011/03/creating-a-new-git-repository-on-a-local-file-system/

电影,其实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东西

看电影,就像其他一切需要调动内心体验的行为,都是非常私人化的,这是无数次教训得出的宝贵经验。它告诉我,自己的看法,不要指望其他任何人能认同。

很多次沮丧的发现,自己给身边的人倾心推荐的电影,他们看完都表示没有什么感觉。有一个经验是,如果电影看到一半,对方萌萌的抬起头,弱弱的问道,这个电影到底是讲什么的啊?这个时候最聪明的做法是赶紧换别的活动,不要抱有任何也许后面的剧情会让他/她大为震撼的幻想。

刚开始的时候是心情是很不愉快的,明明这个电影我已经看了三遍了,恨不得次次都有泪点,为啥在您这就一无是处呢?后来,我逐渐领悟到,问题在我,而不在别人。

只要不是太糟糕的电影,无论什么类型,基本上我都能集中注意力去看的。因为电影于我,是一种精神体验,当你的精神投入到一定程度,有时会觉得自己把别人的人生也经历了一遍。人的一生只有一次,但通过电影,让人生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延伸。

所以,看电影的确是一种非常私人的东西。能陪朋友一起看的,只能是那些“爆米花电影”。

所以,下次有跟别人一起看电影的欲望时,及时打住。

两只金鱼

最近家里来了两个客人:两只金鱼,一只白色的,一只红色的,我给他们分别取了个名字,小红与小白。于是每天早上出门前,给他们喂点食料,晚上回来后趴在鱼缸前跟他们说两声Hello成了我的一大乐趣。

几天之后,我发现,当我凑近鱼缸跟他们say Hello的时候,他们会慢慢的游到水面,露头吐出两个泡泡然后迅速沉入水底,仿佛一脸娇羞。一脸娇羞,说明我是一个喜欢歪歪的人,放佛,有说明我并没有歪歪的那么放肆。

想起小时候貌似看过一个少数民族的传说,一个小伙子家里有条鱼,每天当小伙子出门干活后,那条鱼就跳出鱼缸,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把家里的活都干好。不知道是不是古人和我一样看到了鱼儿冒泡时"一脸娇羞"的样子,才歪歪出这么个故事的。

svn log不显示当前提交

关于svn log,我之前的工作方式一般都是这样:

  1. 执行commit操作时,不限平台。一般提交代码,会在Linux工作环境下用svn commit命令,提交文档则是在Windows下用TortoiseSVN客户端提交。这主要是本着方便的原则,因为代码一般是在Linux下编辑和测试的,文档是在Windows下编辑的。
  2. 执行log操作时,在Windows下。使用TortoiseSVN查看版本日志以及各版本提交内容变化实在太方便了。

最近由于办公环境网络的变化,在Windows下无法用TortoiseSVN连接到仓库了,只能在Linux下进行。这样就无法在Windows下看版本日志了,好在也就只是一个svn log命令,简单明了。但使用中还是有一个要注意的地方。

在使用TortoiseSVN客户端查看日志时,即使当前工作目录版本是某个历史版本,也能看到最新的版本记录情况。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