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读书摘要 下的文章

读《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有感

从来都不会想到,村上会是一个生活极其规律,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跑步训练,长期参与世界各地的马拉松比赛,甚至是铁人三项比赛的人。

在看完这本书并了解到这一点后,我又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居然是《挪威的森林》的作者。

其实,村上在书中某一章详细的回忆了当初是如何开始跑步的。他跑步的初衷不能说不简单,就是保持身体健康,以能写出更多更好的小说来:

打算作为小说家度过今后漫长的人生,就必须找到一个既能维持体力,又可将体重保持得恰到好处的方法。

是的,这就是他跑步几十年最原始的动力。娓娓道来,平淡如水。

- 阅读剩余部分 -

由《金蝉脱壳》到《习惯的力量》

最近看了施瓦辛格的两部电影,《背水一战》和《金蝉脱壳》。

施瓦辛格的电影之前能叫的上名字的,只有《终结者》系列,和一部想不起剧情和名字,关于大力神的电影。一直以来对他的印象就是肌肉男+前州长。但看完《背水一战》却让我眼前一亮,因为年老的施瓦辛格脸上竟然有些许伊斯特伍德的影子。爱屋及乌,也对这个虽然年轻十七岁,但也有六十六高龄的老头子忽然心生好感和敬意。

说了这么多施瓦辛格,但史泰龙才是这部电影的男一号,论年龄,他还比州长大了一岁。史泰龙在电影里扮演的是一个越狱专家,他无时无刻不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寻找哪怕是最隐蔽的薄弱点,然后用各种技能逃生。在他所有的技能中,最出色的的一项是对人的观察,就像一架机器一样不偏不倚的从周围人们的行为中找出他们的习惯,找到了这些习惯,也就意味着找到了逃出生天的法门了。

习惯的力量有这么大吗?电影毕竟只是电影,很多地方经不起推敲。

很巧的是,我刚好在昨天看完了一本书,叫《习惯的力量》,这是一本值得一看的书。并没有类似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的老套警句,而是以大量的科学实验为依据,讲述了习惯的产生的原理,习惯对人的影响,以及怎么养成或破坏一个习惯。

- 阅读剩余部分 -

久旱逢甘雨----读《国家》有感

读完《易中天中华史之国家》,真有一种久旱逢甘雨的畅快之感。

历史书本来可以用三类来概括的,正史、野史和人教版课本。前两者历史久远,最后一个实在臭名昭著,从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都只在说一件事情:没我哪有你。

但是现在,又有一类历史类书籍异常火爆,就是借历史上的一些故事来讲如何混社会。这种书我是绝不敢在公共场合下看的,怕我憨厚木讷的脸上突然多了四个字:老奸巨猾。

正儿八斤的历史类著作,读过吕思勉先生的《中国通史》和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等。但这些书在读的时候总有一种中国与世界割裂开来的感觉,单纯的中国历史书籍自然不说,世界史类书籍也是如此。

- 阅读剩余部分 -

一个名字毁掉一本书--《全中国最穷的小伙子发财日记》

现在,一个年轻人说自己读成功学的书时,会觉得难以启齿吧?但曾经,在成功学还没被现在的某些大师搞臭时,还是能给人一些正面的力量的。老罗曾经在演讲里说过,他当年曾把各种成功学的书一斤一斤的堆在家里,当熬不下去的时候就随机发开一本,打打鸡血,继续干活,每次都能管一段时间。

我对于成功学的了解,大概分为如下几个时期:

  1. 初窥----好奇

最早看的一本成功学的书,是《方与圆》,顾名思义,全书就是教育读者想要出人头地的话,就要做到“外圆内方”。那时我还读小学,给我看这本书的是我的一个舅舅。

我的这个舅舅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但正因为他不够圆,从世俗的角度来看,他并不成功,颇有怀才不遇之感。很奇怪的是,他既然很多年前就知道自己不够圆,这么多年过去了,却并没有多大改变。简单分析一下,会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深知自己想要获得世俗的成功,就必须改变自己,但是他并不知道如何去实践。二是他内心里对这种改变抱有抵触。就他所处的实际情况而言,我认为主要是第一个原因。

因此,《方与圆》这类书籍,代表了一类低端的成功学的书籍,它们一方面很难从内心说服你为什么要做出改变,另一方面可操作性极差。但是它们往往喜欢结合中国社会的具体国情,会让你觉得它的观点无可辩驳,你很难说服别人说”外圆内方更容易成功“这个观点是错的。
它的立足点就有问题,方圆之说,无法操作,无法度量。最终结果是,要么依然外方内方,要么就是外圆内圆,如果它从头到尾都在教育人们外圆内圆,我会对其更有好感。

- 阅读剩余部分 -

咱们墩敦伟大友谊如何?

点击查看原图

到了这么一个奔三的不尴不尬的年龄,想提笔写篇主题明确的文章真的不容易。明明是想提笔写一篇《寻找无双》的读后感,却由于在多看上买了一整套《王小波全集》从而结束了东一本《万寿寺》.txt西一本《革命时期的爱情》.txt的状况而又想给多看做一回自带干粮的五毛,可偏偏手贱刚才忍不住又把《黄金时代》看了一遍,于是写了这么个《咱们墩敦伟大友谊如何?》的标题并在网上找到了当年课文《伟大的友谊》里的插画,然后就忽然决定怒转和菜头的一篇文章。但不能否认,《寻找无双》仍是我目前为止最喜欢的,以后再补上吧!

打屁股和爱情

波哥的小说《黄金时代》最后两段是这么写的:
     
“陈清扬说她真实的罪孽,是指在清平山上。那时她被架在我的肩上,穿着紧裹住双腿的筒裙,头发低垂下去,直到我的腰际。天上白云匆匆,深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刚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打得非常之重,火烧火撩的感觉正在飘散。打过之后我就不管别的事,继续往山上攀登。
     
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全部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