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似水流年 下的文章

小聚,小感

大学室友涛从南京来深圳出差,今天特意抽空到我家来小聚了一下。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有6年多没见了,大学四年同处一室的感情还是挺深的,尽管这么久没见面了,仍没有生疏感。朋友之间相处没有生疏感的表现就是,面对彼此都没有交流上的压力,我不用刻意找话题跟你聊天,你也不用刻意逢迎我的喜好,吃饭时我不用担心是否你酒没喝到,你也不用按照我的节奏来喝酒。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一杯半盏的喝酒,自由惬意。

说起来大学毕业都六年了。六年后再见面,我们都已经成家,他还有了一个刚满一岁的女儿。似水流年,流年似水,平日里丝毫不觉得,只有在带有旧日痕迹的事物放到面前时,感慨才会如此强烈。但不可避免的事实是,我们都是生活中的人了。不可能彻夜长谈,不可能一直回味过去。离别才是常态,小聚只是片段。所谓生活中的人,就是对生活本身习以为常,面对相聚别离,不会有太多悲喜。

- 阅读剩余部分 -

继续留在Typecho

最近手心手背总时不时发痒,又开始想折腾博客玩了。

这个小小的个人博客,从 2011 年开始,几乎把主流的 Blog 系统折腾了个遍,从最初的 Wordpress,到 Typecho, Emlog, Textpattern 等等。其中,Typecho 被来回折腾了几次,因为 Typecho 自身也经历了两个大的阶段:从几年没有维护,到开始重构并默认支持 Markdown 编辑器。

每个阶段维护博客的心态也不一样。刚开始的时候,总到处想和人交换链接,把界面搞得好看点,各种插件都试一试。这个阶段确实还真认识了一些一起写博客的同学,大家经常互访互评,搞得还挺热闹。但是必须要知道的是,即使在 2011 年之前,个人博客也早已经开始没落了,这是大势所趋,曾经的那些博客,到现在也已经绝大多数打不开,还挺让人唏嘘的。

- 阅读剩余部分 -

扔掉那本书

这几天搬家,收拾东西基本就是一个扔东西的过程,伴随着阵阵惊呼:“我竟然还有这个东西,扔...”

最重的东西,其实是书。

有些书,翻出来的时候还能清楚的记得当时将它保留下来时的心理活动,例如这本《射频模拟电路》,毕业前邮寄物品的时候,内心挣扎着:张玉兴老师的这本书写的这么好,一定要保留下来,以后还要好好学学。真实情况是,当时我就知道以后不会从事电子方面的工作,而且,我并不是真的喜欢学射频,学的也不好,张玉兴老师究竟有多牛,我也不知道。那为什么我觉得它好呢?恐怕真实原因是大家都说它好吧。同样类型的书,还有《电路基础》、《模拟电路》等等。

于是没有怎么犹豫,就把这类书都扔了。

- 阅读剩余部分 -

送礼要抓紧

标题是故意夸张了,送礼的对象不是领导、上级,而是朋友,同学等。有时候,会忽然想起给身边亲近的或关系好的人送个小礼物,但我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拖延症患的不轻。

举两个例子。

一.海盗

我和女友在一个学校读研,我比她高一届,也就是说,我们一起在学校度过了两年的时光。我们经常在吃完晚饭后,去教研室之前,来到学校的超市里逛逛。有时候是一人一根冰激凌,有时候是一包薯片,然后坐在超市门口的长凳上消磨十几分钟的时光。长凳的一边是超市,另外一边是一家书店,名曰智博书店。其实除了去逛逛超市,我们更多会逛逛这个书店。但不管怎么样,我们总会在外面这个长凳上坐个十几分钟,当时能不能看到夕阳现在不记得了,但回忆起来总觉得有。

有时候我们会面朝书店,有时候会面朝超市。当我们面朝超市时,我们面前是超市的玻璃墙,里面是位于超市里的一个迷你的礼品店,透过玻璃能看到陈列的礼物,有几个小猪,有一个骷髅头,有几个类似于猪八戒背媳妇风格的娃娃,还有一个裹着红色头巾的海盗。

- 阅读剩余部分 -

2014年的读书计划

2013年我读了太多好书,主要原因有两点:

  1. 作为一个宅男,看电影、看书本来就是我的爱好。
  2. 两年前就养成了看电子书的习惯了,但2013年看的更多了。工具从Kindle,到手机和Web端,平台主要是多看和豆瓣,技术类电子书主要是买图灵社区的PDF。

如果你也跟我一样算是个喜欢看书的宅男,那么一旦习惯了阅读电子书,就会发现阅读量比以前突飞猛进了。国内电子书市场刚刚起步,很多地方不尽如人意,比如多看,最近几个月出的新书的质量简直不忍直视。这也不能怪它,好书的版权难拿,只好多出一些杂七杂八的书了。换个角度想想,即使你走进购书中心,合你口味的书还是少数,所以能偶尔在上面找到一本好书就心满意足了,没什么好怨念的。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