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噩梦

昨晚上做了一个噩梦,现在想想还不寒而栗。

这个梦有很长的情节,醒来后还回忆了一下,觉得大概可以写成一部小说了。但是现在却只记得一个片段。

忘了因为什么原因,在一番恶斗后,我被一个恶人制服了,一双铁钳般的手扼住了我的脖子。在拼命的反抗中,我的一只手抓住了他的一只胳膊,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我奋力用手指、指甲去拧、去挠,但并没有挣脱出来。忽然我意识到,用指甲去挠他的胳膊时,我的另一只手臂却感受到了同步的疼痛,这个念头让我在梦里手脚冰凉。为了确认,我反复的掐、挠,果然我的意识是对的。无论我怎么将力量作用在他的那只胳膊上,这些力量其实都施加在我自己的另一只胳膊上。

想到这里,我大脑一片空白。不行,我挣扎着强迫自己打了一个机灵,努力清醒过来,尝试去思考。我终于明白,我是精神分裂了,那个敌人其实就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一个人,在旁观者看来,此刻我正自己掐着自己的脖子。

然后我就知道自己正在做噩梦,一般这种梦到这里就找到出路了。我不再试图从那双大手中挣扎出来,而是用尽全力让自己醒来。最后当然醒了,从这噩梦中解脱出来。

几年没看《搏击俱乐部》、《致命 ID》这类讲精神分裂的电影了,这噩梦做的真够蹊跷。

标签: none

已有 2 条评论

  1. kev kev

    啊哈,看到这我突然笑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