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开源软件界有两件大事,一件是 Debian 创始人 Ian Murdock 自杀身亡,另一件是在锤子手机 T2 的发布会上,罗永浩宣布将门票收入捐给 OpenResty,可以说是一悲一喜。

2013年,Markdown 标记语言的设计者之一 Aaron Swartz 自杀,我以及无数的程序员们的博客书写时用的就是 Markdown; Debian 以及 Debian 的变种 Ubuntu,也是很多人使用过或正在使用的 Linux 发行版。他们的自杀前后的心理状态,我们肯定不可能去感同身受,我们可能会感叹一句,原来在黑客氛围浓厚的美国,这些著名的黑客在现实中却也遭遇着能敢于去自杀的痛苦。不管怎么样,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供后人怀念。祝 Ian Murdock 走好。

另一件事情却是一件喜事。OpenResty 社区从来没有如此这样走进公众视线,一是因为项目发起人、负责人章亦春(agentzh)的一贯低调,直接影响了整个社区的气质,另一个是因为 OpenResty 的技术确实太靠后端,在开源社区中不像前端技术那样引人关注。

我个人是从2013年开始使用 OpenResty, 并在一段时间以后,以此为切入点,开始学习 Nginx 本身。很多程序员在读书时可能都有几个技术大牛作为心中的偶像,我也不例外,读书时的偶像是 ID Software 的约翰卡马克,以及中国的云风。但在学习和使用 OpenResty 的过程中,偶像渐渐换成了章亦春。

如今的技术圈是个很奇怪的圈子,很多技术大拿往往技术确实很强的同事,也有着锋芒毕露的性格,但章亦春真是个例外。深入接触过 OpenResty 的人自然会知道他的强大,但在没有深入接触过的人眼里,OpenResty 只不过是一个集成了很多库的 Nginx 包。所以,在2013年开始学习 OpenResty 的时候,我时常会觉得孤独,觉得这个东西太冷门了。

由于章亦春本人的低调,很多程序员都不知道他技术到底有多强。我曾经写了一篇文章,叫“程序员中的标杆人物-章亦春”,这几天这篇文章一直是访问量最多的;我也曾经在知乎里提了一个问题,叫“章亦春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 google 里搜索章亦春,也能在很靠前位置找到这两个链接,在之前几乎是无人问津,最近却因为锤子的宣传让很多人关注。可见,他是低调到了什么程度。

酒香也怕巷子深,我曾经担心过 OpenResty 的发展,但2015年年末 OpenResty 社区发生的两件事让我的疑虑一扫而光。一个是 OpenResty 在北京举办了第一届大会,让分布在各地的使用者知道自己并不孤独,另一个就是这次锤子的捐献。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去了解 OpenRes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