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

人有自知之明,挺难的

这两天,金线冯唐火了,因为他的译本《飞鸟集》。

但我对这事没什么感受,因为不关心。但是却对他事后的一条反应比较感兴趣。当有读者批评他英文不过关,曲解原文意思的时候,他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的托福成绩,说:

此事如此简单,我们比比英文和中文,如果你胜,我洗耳恭听。

顿时觉得,人贵有自知之明这句话,说的真好。为什么贵,因为难啊,有自知之明,也有逻辑,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雾霾感怀

过去的一周里,全国多个城市都遭受了雾霾的侵袭,北京不用说,就连远在南方的广州,都不例外。在高楼林立的广州东站旁边的某栋写字楼里,居然看不清对面的房子。

记得在小学时,跟着一位表姐,看了几本琼瑶的书。剧情到现在都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有本书的名字却始终不曾忘记,那本书叫《烟锁重楼》。

此时此刻,用“烟锁重楼”四个字描述眼前的景观,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在现代城市的高楼间行走,很久都没有去怀念什么了。但是今天却想起了很多事情。

- 阅读剩余部分 -

accept与epoll惊群

今天打开 OneNote,发现里面躺着一篇很久以前写的笔记,现在将它贴出来。

1. 什么叫惊群现象

首先,我们看看维基百科对惊群的定义:

The thundering herd problem occurs when a large number of processes waiting for an event are awoken when that event occurs, but only one process is able to proceed at a time. After the processes wake up, they all demand the resource and a decision must be made as to which process can continue. After the decision is made, the remaining processes are put back to sleep, only to all wake up again to request access to the resource.

This occurs repeatedly, until there are no more processes to be woken up. Because all the processes use system resources upon waking, it is more efficient if only one process was woken up at a time.

This may render the computer unusable, but it can also be used as a technique if there is no other way to decide which process should continue (for example when programming with semaphores).

简而言之,惊群现象(thundering herd)就是当多个进程和线程在同时阻塞等待同一个事件时,如果这个事件发生,会唤醒所有的进程,但最终只可能有一个进程/线程对该事件进行处理,其他进程/线程会在失败后重新休眠,这种性能浪费就是惊群。

- 阅读剩余部分 -

小聚,小感

大学室友涛从南京来深圳出差,今天特意抽空到我家来小聚了一下。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有6年多没见了,大学四年同处一室的感情还是挺深的,尽管这么久没见面了,仍没有生疏感。朋友之间相处没有生疏感的表现就是,面对彼此都没有交流上的压力,我不用刻意找话题跟你聊天,你也不用刻意逢迎我的喜好,吃饭时我不用担心是否你酒没喝到,你也不用按照我的节奏来喝酒。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一杯半盏的喝酒,自由惬意。

说起来大学毕业都六年了。六年后再见面,我们都已经成家,他还有了一个刚满一岁的女儿。似水流年,流年似水,平日里丝毫不觉得,只有在带有旧日痕迹的事物放到面前时,感慨才会如此强烈。但不可避免的事实是,我们都是生活中的人了。不可能彻夜长谈,不可能一直回味过去。离别才是常态,小聚只是片段。所谓生活中的人,就是对生活本身习以为常,面对相聚别离,不会有太多悲喜。

- 阅读剩余部分 -

跑步的意义

去年报名了清远马拉松半程赛之后,我写了一篇 Blog 记录了一下: 报名了清远马拉松。时间差不多过去了整整一年,今天我再次报名参加清远马拉松。

下面就说说,在即将过去的 2015 年里,关于跑步这件事儿上的一些片段和思考。

2015 年,跑了两次马拉松,拿了两个纪念牌,说明我百马人生的目标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二。其实这个目标是怎么来的我都不记得了,但似乎有了这个说法之后,跑步这件事情顿时被赋予了一层特别的意义一样。

跑步的意义对我到底是什么,我思考了一段时间。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