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多,某司的班车上,黑灯瞎火,众人昏昏欲睡。一人手机铃声响起。

“喂,我现在快到上地七街了,你们跟XX那边讨论的怎么样了?
…….
他要你改,你就跟他说,我们这边如果改的话,就要改架构、测试等等,这些都是风险,跟领导用邮件沟通一下,到时候即使出问题了,把邮件拿出来甩在他们面前。
…….
风险估计?你就说如果要我们这边改的话,交接日期就要到十月中旬或者十月下旬。这个风险我们现在是能预知的,到时候过不了点了,我们不负责任。
…….
总而言之,你就说我们如果要改就要改架构,让他们那边去改吧。
好的,就这样吧,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