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看着看着我想起了《双旗镇刀客》,最后的长街,正午的太阳,怯懦的镇民,怎么看都不可战胜的敌人,最重要的是,那如巨石压在心头散不去的恐惧和压力。

high-noon-1.jpg

两者的不同在于,《双旗镇刀客》里,孩哥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一刀仙,那一刻他才成长为一个英雄,即使没有最后的那阵风沙,他倒在了一刀仙刀下,他也是一个英雄。但《正午》里的警长,早已过了那一关,早已是一个英雄。所以,在结婚和卸任的当天,当听到Frank回来后,他并没有犹豫多久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但是英雄也是人,英雄也会害怕。当把小镇所有能求助的人,还包括在教堂祷告的人都求了个遍后,警长走在空荡荡的街头,看着四处随处可能飞来一颗子弹的角落,他的手流汗了,颤抖了。那一刻,英雄升华了。

high-noon-2.jpg

最后,警长侥幸胜利。空荡荡的街头瞬间恢复了活力,人们刚刚还躲在各自的家里看着警长像是从地底冒 出来一样围在了他周围。警长憎恶的看着他们,将警徽狠狠地摔在地上,和自己的女人远离他已经不愿意保护的人们。

英雄是英雄自己的英雄,只是他们顺便保护了别人而已。一个对对岸的英雄们冷漠的社会,只配让自己的儿女学习这样的课文:

在国外读书的第一个假日,我决定做一次漂流旅行。收拾好背包,我把它系在筏子上,手举一面鲜艳的 五星红旗,便出发了。
  
筏子顺流而下,到了傍晚,河面变窄了。为了防止丢失,也为了行动方便,我把国旗从旗杆上抽下来 ,系在脖子上。
  
不久,筏子漂到了水势最急的一段河面,周围一片漆黑,我想大声呼喊,给自己壮胆鼓劲。还没等喊 出口,只觉得眼前一黑,便落入激流之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一块巨石挡住了,头和身子被撞伤了好几 处,筏子和背包都无影无踪。我迷路了,在荒无人烟的大山里转来转去。直到第三天中午,我才来到一座小镇 ,走进一家面包店。
  
我向老板说明了自己的处境。老板听懂了我的话,却把双手一摊,表示一脸的无奈,说:“我讲究平 等交易,我给你面包,你能给我什么呢?”
  
此时我身无分文,只好脱下新买的大衣。老板接过去看了看,耸了耸鼻子,还给了我。突然,老板眼 里闪出亮光,他用手指着我脖子上的五星红旗,惊奇地问:“那是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把国旗慢慢解下来,再展开。这面做工精致的五星红旗,经过河水的冲洗,依然是那 么鲜艳。
老板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诉我可以用这面旗子换面包。
  
我愣了一下,然后久久地凝视着手中的五星红旗。
  
老板转身拿起一块面包,见我没有反应,以为我嫌少,又拿起两块面包递给我。
  
“可以吗?交换吧。”老板冲着我打手势。我摇摇头,吃力地穿上大衣,拿着鲜艳的国旗,趔趔趄趄 地向外走去。突然,我摔倒在地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里,身边站着的就是面包店的老板。他见我醒来,冲我竖起 大拇指,说:“安心养一养,费用由我来付。”
  
这时我才发现,在我床头的花瓶里,有一束美丽、芬芳的鲜花,花丛中插着那面心爱的五星红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