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昨晚做的一个梦,趁还记得一点,记录一下。

风平浪静的武林中开始流传一个故事: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座高耸入云的山,叫牛屎山,在这座山里藏着一个关于天下第一的秘密。

其实这座山已经存在了好多年了,牛屎山这个名字不知从哪个年代就已经开始流传了,人们都觉得是因为它外形像一坨巨大的牛屎 而得名,但几乎所有的山看上去都像一坨牛屎啊。武林中人都忙着做生意泡妓院,搞学术的也都忙着申请专利,虎拳、螳螂拳等所 有与动物相关的专利都已经被申请了,现在抢得最热的专利是蟑螂拳。总而言之就是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所以没有人去深究牛屎 山为什么叫牛屎山以及别的更像牛屎的山为什么不叫牛屎山。

直到有一天,人们开始流传牛屎山不简单。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到处散播,牛屎山之所以叫牛屎山,是因为这座山牛的要屎。这 位自称是从公元2012年穿越回来的人说,他是来自未来的地星人,所以懂的比较多。有人问,什么叫牛的要屎?地球人说,哎呀, 就是牛的要死了!人们还是不懂,为什么牛的要死就是牛的要屎,也不明白牛的要死是啥意思。于是接着不断有人问,是我们的牛 都要死了吗?地球人最后不耐烦了,用通俗的语言告诉大家:“牛的要屎就是说这座山无与匹敌,你们是武林时代,无与匹敌就是 意味着天下第一,这座山就是天下第一山。”

开始并没有多少人相信,人们更愿意相信他是个疯子。可是事情慢慢开始起着变化。武林中人这些年由于忙于挣钱和申请专利,武 功都落下了,其实大家都知道不管是蟑螂拳还是大象拳,除了起手势稍有差别之外,打起来都一样,靠的都是速度和力量。每个门 派的弟子都对这种现状不满,听说祖师爷一代打架都是用空气波,也就是内功的,到我们这为什么都靠蛮力了呢。这些弟子带着这 些问题去问他们的师父时,总会受到师父的处罚,当然不同门派的处罚是不一样的了,但训斥的话语都大同小异,比如:“唉,现 在的年轻人,太浮躁,为师当年为了揣摩蛆拳的神韵,曾在茅房不吃不喝一个星期,仔细观察蛆的一举一动,才有了如今的大家风 范。”

但是师父们的话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随着牛屎山的传说越来越风行,大家开始普遍相信牛屎山有着关于武林前世今生的终极秘密 。人们开始蠢蠢欲动,江湖中有了风起云涌的兆头,更有童谣曰:“牛屎,在手,天下,我有!”各位掌门人虽然平日都对自己的 拳法甚为满意,但几乎同时都做出了各自相同的决定,“凡我派弟子,须齐心协力,拿下牛屎山,光复我门荣耀!”

冲锋的号角吹响了。凡武林中人,都开始往牛屎山进发。

这天,各路人马齐聚牛屎山脚下,众人仰望山顶,顿有天地幽幽怆然泪下之感。于是乎大家更坚定了自己来到牛屎山的决定是对的 。接下来的故事就很简单了,不知是谁先对一位异派人士背后捅了一刀子,于是大家都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刀子,大家这时候都发 现,还是刀子管用。最早死去的是那些师父们,因为他们那大腕十足的起手势毫无用武之地,那些异派的小青年们挥起砍刀来毫无 章法,自然无法防守。师父死了之后,各派群龙无首,渐渐的也不分门派了,见人就砍。牛屎山脚下血雨腥风,大家都怀着一个信 念,杀了其他人,牛屎山就是我的了,我就是天下第一了。

我自幼胆小怕事,看到明晃晃的刀子过来,赶紧躺在地上装死。慢慢的,地上的尸体越来越多,血水慢慢淹过了我的鼻子。情急之 下,我拔起插在地上的一根不知哪个门派的旗竿,把竹竿的底端塞进了嘴里。竹竿是中空的,于是我得以继续潜血,借助竹竿呼吸 。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双手已经麻木了,竹竿在嘴里已经摇摇欲坠。站起来透口气再潜吧,于是我站了起来。这时血位已经到了我的 腰部。我站起来之后却惊奇的发现,周围已经没有活人了。大家都死了,连哀号声都没有,只有牛屎山间传来阵阵风声。

我觉得我必须离开这血泊,因为我已经开始要呕吐了。由于血泊面积很大,我现在唯一的出路只有往牛屎山上走。就这样,我开始 爬山了。

牛屎山很高,不知道爬了多久,也不知道爬到哪了。忽然发现眼前开始出现一列石阶,石阶两边整整齐齐的堆满了牛屎。由于我脸 上的血迹已经开始凝固,鼻孔处的血块已经让我呼吸困难了,所以面对这些牛屎,我居然感觉不到一点臭味。 于是我顺着石阶往上爬,一路上与我作伴的,只有路两旁一坨一坨的牛屎。连鸟都没有一只。

终于,石阶不再向上延伸。石阶的尽头是一面石墙。我到山顶了。

石墙上隐隐有字,我走上前去,只见上面写着一段话:

自我练成天下第一以来,武林中人不以为惧,反而皆来挑战。起初来的都是十恶不赦的恶人,如雁荡十八寇,飞云十三鹰,西凉三 鬼等。孰料恶人都死于我剑下后,一些早已销声匿迹多年的隐士也找上门来,如哼哈兄弟,铁剑寒梅夫妇等,皆以死相拼。不得已 杀之后,各大门派中德高望重的掌门人都陆续找上门来,连少林空色大师,武当无根道长也赫然在列。我愈感疲倦,江湖腥风血雨 不知何时才尽。沉思三年,恍然悟道,如要江湖平安无事,只有将这天下第一四字从人们心中剜去。于是我花十年光阴,集天下之 牛屎余此山,是为告诫后人,天下第一,不过牛粪尔。也不知是武林中习武之人以皆死去,还是牛粪恶臭扑鼻,吾总算安享十年平 静。特书与此,以待有缘人。 –独孤求败

做到这里,梦就醒了,骂了句,“该死的现代人”,继续翻身睡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