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琴发声的原理是利用气流震动簧片,当我们的祖先还在穴居时代时,中国人就掌握了这一原理。利用这一原理制作的竹制乐器在远东仍然被广泛使用,如中国的笙和泰国的khan。

通常认为口琴是一个叫Friedrich Buschmann的柏林人在14岁时发明的(后来他还发明了六角风琴(concertina),但是有理由相信,在同一时期,中欧的一些其他手工乐器制作者彼此独立的掌握了制作口琴的原理。Buschmann家族历来都是钟表匠、音乐家和乐器制作者,在Friedrich Buschmann发明口琴时,他已经是一个技艺高超的手艺人了。他的父亲Johann曾经发明了很多包含木质簧片的乐器,这些乐器的发声原理类似于手风琴,利用皮革条带摩擦簧片发出声音。Friedrich用金属簧片建立了他的第一个模型,用来研究气流对声音的影响。他将他的第一个成果命名为aura,aura只有吹气簧片,并且这些簧片按照半音阶排序,很快他发现,在上面吹奏曲子时,声音非常迷人。就这样,这种原始口琴在19世纪前半期赢得了一定的名气,但由于aura的制作非常耗费精力,并且每个都必须单独制作且造价昂贵,它的广泛普及受到了阻碍。当时,它的质量大概也不能保证。尽管有这么多不足,许多制造商从事着口琴制造,这些厂商主要分布在奥地利(Austria)的维也纳(Vienna),萨克森(Saxony)的克林根塔尔(klingenthal)和德国南部的乌腾堡(wurttemberg)。

今天关于这些早期的口琴我们已经知之甚少了。但它们大概是按照Knittlinger或是Wiener系统制造和调音的,当然,那时Knittlingen出产的乐器享有最高的荣誉。

后来,来自乌腾堡(Wurttenmberg)的特劳辛根(Trossingen)的Weiss和Messner也开始了制作口琴。这种明显的潜在商机刺激了另外一个钟表匠,他俩的老乡,Matthias Hohner。在1857年,他开始大规模的生产。在他开始口琴生意的第一年,他和他的妻子还有一个助手,成功的生产了大约650个口琴。Hohner相对于他的竞争者,建立起了巨大的优势。但是,在1862年,他认识到一个事实,他的产品的最大的市场并不在欧洲,而是在美国!当时美国正处于南北战争后的恢复期,这种社会环境加上西进运动,共同创造了一个便宜、便携且易于演奏的乐器需求旺盛的市场。

现在一个至关重要的人物该登场了,他就是来自于波西米亚(Bohemia)的乐器工匠Josef Richter。在大约1847年他发明了至今仍以它的名字命名的音阶系统,关于这个音阶系统,后面我会详细的解释。有了Richter音阶的诞生,才有了布鲁斯口琴后面的一切。Richter在口琴中加入了吸气簧片,并且只使用同属于一个大音阶(Major Scale)的音,并对它们进行排列,使得吹气是主音(Tonic)和弦排列,而吸气是属七(Dominant 7th)和弦排列;以C调为例,吹气为C和弦,吸气就变成G7和弦。Richter System的两个和弦适合演奏当时的民谣音乐,演奏简单,并且没有听起来感觉不需要的音。Hohner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早起就开始采用Richter音阶,因为这种音阶排列被证明在美国非常受欢迎,同时,现代机械的引进让他能够开始更大规模的工业生产。很快,Hohner每年将百万计的Richter音阶口琴Marine Band运往美国。事实上,从那以后,美国一直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琴市场。

至此,产生了两个具有深远意义的结果:第一,使得Hohner走上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乐器制造商之一的道路,以后,Hohner在德国本土并不成熟的口琴工业上逐步吞并它的竞争者,并且开始扩张。第二,大量的Richter口琴涌入美国,使得欧洲文化和非裔美国文化历史上最硕果累累的音乐大融合之一得以发生:随着如此多的源自欧洲的口琴涌向美国,而一旦美国的黑人开始吹起口琴,他们就在这个乐器中发现了连口琴制造者都无法想象的东西。

不知道什么原因,全音阶Richter口琴(Diatonic Richter Harmonica)传入美国后,会被称为French Harp或Harp(Harp原意为竖琴)。它在美国迅速的普及起来,无疑是因为它的廉价、小巧和易于演奏。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口琴受到了黑人群体的欢迎,他们刚刚从奴隶制中解放不久,还极度穷困。几乎没有人怀疑,是黑人用几乎是虐待口琴的吹奏方式,摸索出用口琴吹奏布鲁斯音乐的方法来。

从Richter口琴到美国起,到1924年第一张布鲁斯唱片诞生的四十多年间的某一个时刻,一位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音乐家(也许是一些不知名的音乐家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有了一个重大发现,这个发现彻底改变了布鲁斯口琴的演奏方式,为口琴成为今天我们所知道的布鲁斯口琴铺平了道路。不幸的是,究竟是谁做出了这个重大的发现,我们无从考证。这位音乐家发现,当他不在口琴的主音调上吹奏,而在从七和弦上吹奏,即从吹气和弦变为吸气和弦时,产生的音乐与用主音调演奏出来的民间音乐(当时口琴主要就是为了演奏这种音乐)完全没有关系。他大概也发现,在吹奏时通过改变嘴巴里气流空间的形状,能够使得一些音调降低:压音(bending)就这么诞生了!因为用这种方式口琴工作的如此美妙,他甚至很有可能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个乐器制作时根本就没有被打算用这种方式吹奏。从那天起,许许多多新的音乐可能性被发掘出来,它们都刻画着布鲁斯口琴的特点。在第一张口琴唱片中,我们就可以听到模仿狐狸追逐(fox-chase)和火车的声音以及许多典型的布鲁斯装饰句了。如果没有压音和第二把位的发现,这是无法想象的。

到第一张布鲁斯口琴唱片诞生时,这种演奏方式(压音及第二把位)是如此广泛的运用以至于可以视为口琴演奏的正常方式,我们可以推断这些技巧产生的更早。事实上,这时候所有的吹奏者都同时吹奏第一把位和第二把位,并且他们都在运用压音技术。令人遗憾的是,就通常意义上的布鲁斯音乐而言,1924年以前口琴风格的发展我们已经一无所知了。当时大量的前奴隶都居住在美国南方,那里种族主义盛行,主流社会认为黑人音乐天生就是低等音乐,而且是一种危险的音乐,除非按照白人听众的需求进行修改。虽然录音技术已经存在了超过四分之一个世纪,没有人想到用它来记录“黑人音乐”,直到有一天他们意识到,从“黑人音乐”中有钱可赚!

从有唱片开始记录布鲁斯口琴后,布鲁斯口琴演奏风格的发展在由Klaus Kilian贡献的精彩章节中详述,由于篇幅的原因,将其单独放在了一章(本书第十章)。(本章完)

《蓝调口琴指南》(The Harp Handbook)名作拙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