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博客开了一个多月,在google中搜索“纯真年代”已经能排在第一页了。昨天发表了一篇带有google过滤词的文章,很快的,再搜索“纯真年代”,点了几十页都没看到这个博客的影子。

在带着些许失意不断翻页时,我忽然愣住了。然后苦笑一下,关掉了google。

回想一下,我为什么要开始写博客呢?主要有两个目的:

  1. 给自己一个练习写文章的地方。
  2. 在时间的推移中,总结、思考一些东西。

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毫不理会什么SEO之类的东西,就当每年花个一百多块钱买个日记本了。我一直以为我都是这么做的。如果没有发生本文开头提到的事情,我甚至都不会意识到,原来我经常(几乎每天)都有在google中搜索“纯真年代”的习惯。想到了一个笑话,某人宣称:“我最讨厌三种人,一种是种族主义者,一种是黑人”。顿时心里涌起一阵寒意。原来尽管我总是自己告诉自己,我丝毫不关心任何访问量的问题,但实际上却在每天干着关心访问量的事,而且是无意识的。反思之后,我又是一阵喜悦,因为我大概又成熟一点了。

我们必须承认,人下意识的行为都是有原因的。思考一下,得出结论:关注能否在搜索引擎中靠前的搜索出自己的博客,其实就是我的一种虚荣心在作怪。当然由于很多网站自身的定位,它必须关注各种SEO技巧,这也是它们存在的意义,例如我开了一个公司,并为之做了一个网站,我当然得关注这个网站的一切数据,此时虽然也有虚荣心在其中,但已是可以忽略不计了的非主要因素了。但我既然我的博客定位仅仅是上面两条,这个定位已然是自己深思熟虑的结果,为什么还会让虚荣心左右我的行为呢?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人是有虚荣心的。就像人都是自私的一样,这个是继续展开讨论的前提。既然虚荣心是无法根除的,那么经常告诉自己“我不关注访问量,这个博客只是写给自己看的”就是在掩耳盗铃,是非理性的,因为如果真的严格按照“丝毫不关心访问量”来执行的话,就类似于否认人的虚荣心。所以虽然表面上我的大脑和我本身达成了一致,但实际上这些自我对话并没有真正说服自己。

那么,应该怎么解决呢?

第一,承认自己还是比较关心博客的访问量的,即真正承认自己虚荣心的确存在。所以我这段时间经常关注排名并不是什么不对的事情,如果说我现在有些自责,那是因为这些行为浪费了很多时间。但如果仅仅是为我本来就不可能做到的一件事情(完全不关注访问量)而自责,这个自责本身也是在浪费时间,so,恶性循环。所以我需要跳出这个思维怪圈。

第二,真正说服自己。在承认自己还是比较关注博客的访问量的基础上,我也必须承认,我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经营这个博客只是自己众多业余爱好中的一件事,我不可能在上面花很多精力。但是如果仅仅这样,还是无法真正说服自己,因为目前为止只承认了两个事实:

  1. 我关心博客访问量是正常的。
  2. 我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应该过度关注。

事实上这两点我一开始就知道,但我还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作了过多的关注。原因在于这两点没能达到互相良好的作用,在具体实施起来时,比如说我现在就在google中搜索“纯真年代”,我到底是该告诉自己我这是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并继续搜索出结果,还是该告诉自己我已经开始过度关注了并关闭搜索引擎呢?

所以,真正意义上的说服,必须建立在两者的统一上。仔细想一下,博客的排名和访问量会不会因为我每天去查看它而变化呢?当然不会,博客的排名和访问量必须建立在博客长期以来形成的质量的基础上。而我先前做的那些事情,对于提高博客质量根本没有丝毫作用,有这些时间,不如用来阅读、思考、写作。这样,关心博客访问量和避免浪费时间就走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记住,任何有意义的事情都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想让博客有质量,就要花更多时间去提高自己上。博客只是把你的思考用文字表达出来而已。例如,酷壳的高质量和广受欢迎,不是一两年才建立起来的,酷壳的作者陈皓早在七八年前就在CSDN上写技术博客,并发表了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跟我一起写makefile》和《用GDB调试程序》(我个人就是这两份资料的受益者,然后主动搜索才知道陈皓,进而知道并关注酷壳的),这么多年的积累,才造就了今天的陈皓和酷壳。至于我这个博客,虽然定位并不是想达到那么多人关注,但提高每一篇文章的质量无论是于己还是于人,都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