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

停止坐井观天,是时候让“我个人认为”见鬼去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互联网BBS上、在和同学交流一些涉及到强烈个人立场或看法时,我都习惯性的在每句话的前面或后面加上一句:“我个人认为...”。今天反思一下这个习惯是怎么养成的以及这个习惯有没有存在的必要。

跟任何习惯一样,它也是经历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是一个从“我就是这个世界”到“这个世界并不是围绕着我转的”的认识的转变过程,如果我们能把这个过程中的每一次心理活动都记录下来的话,我们一定会同意这是一个相当痛苦的过程。

在我们一出生来到这个世界时,饿了就会哭,大人瞪我们一眼我们也会哭,总而言之就是希望这个世界所有的事情都必须符合我们的意愿,让我们舒服。我总是很清晰的记得小时候的一件事:一次过年时在外婆家时,我拿着爸爸新买给我的火药枪(一种塑料做的左轮玩具手枪,去商店买配套的弹药,火药是装在一个塑料圆圈的十几个小洞里,圆圈刚好能装到左轮上,手枪的撞针打到那些小洞上时就会发出砰砰的枪声)到大人正在打麻将的屋子里玩,这时候我爸爸骂了我一句。我已经记不得他是怎么训我的了,但我显然是无法接受这种训斥,蹲在门外,越想越难受,于是拿起一块砖头把那把玩具手枪给砸了个稀巴烂。这大概是那个年龄小孩以自我为中心的一种典型表现。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逐步开始了解周遭的人和事,了解到他们并不是围绕着我们转的,于是我们就开始变乖了,至少是在他们面前变乖了。同样,在漫长的成长过程中,我们渐渐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并不一定就是别人的想法,即使你确信你的想法是对的,你也无法去说服每一个人都同意,另外也许在过于张扬的表达自己的看法时,就会有另外一些同学受到伤害。于是我就学会了在说话时加一个“我觉得吧...”。

- 阅读剩余部分 -

把懒惰当朋友

早上走在通向教研室的楼梯上时,忽然意识到,已经走楼梯走了一个多月了。其实只有三层楼,算不得高,但想起这一个月每天早中晚在这个楼梯里来回,也还是挺欣喜的;回头再想想自己居然坐了近两年的电梯,顿时一阵忏悔。

回忆一下这个习惯是怎么养成的,我想这个过程其实是对自己惰性的一种解剖。其实很简单,无论用什么崇高的理由,只要让自己坚持走一个星期的楼梯,那么一个星期后,再经过电梯时,甚至都不会看它一眼。

两年来,不是没有想过舍弃坐电梯,也不是不知道走楼梯比坐电梯好,尤其对于我们这种IT一族。但每次看到电梯门开了,总是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有时是因为赶时间,有时是因为身边有同学一起,不好意思那么个性。于是,从第一天坚持走楼梯到后来偶尔走走楼梯再往后就慢慢变成了不走楼梯。这样,坐电梯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一种懒惰的习惯。

- 阅读剩余部分 -

那猫那狗那火

那猫那狗那火.jpg

忽然想起了一首诗。

问刘十九
白居易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问刘十九.jpg

便宜卖了,一块钱一斤,两块钱三斤!-----生活中的非理性

《怪诞行为学》里第一章讲讲述了这么一个关于经济学人杂志订阅的案例。订阅者有如下几种选择:

  1. 单订电子版:59美元
  2. 单订印刷版:125美元
  3. 合订印刷版加电子版套餐:125美元

《怪诞行为学》的作者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斯隆商学院的100个学生中做出调查,结果如下:

  1. 单订电子版59元:16人
  2. 单订印刷版125美元:0人
  3. 印刷版加电子版套餐125美元:84人

- 阅读剩余部分 -

人人都是民族主义者

对不起,我起了一个骇人听闻的题目,有夸张的嫌疑。因为要得出这个结论,必须对地球上每一个活着的人进行调查,确定他们都是民族主义者才行,但它确实代表了我的一种真实的情绪,姑且就非理性一次。加上一些修饰语可能会好一些:在一定范围内,人人都是民族主义者。

促使我得出这个结论的在一次校园事件中“人民群众”的表现,当然,人民群众就是各位同学了。

在前两天,我所在的大学的图书馆发生了一起桃色事件:“研修门”事件。简单的说一下事情经过,我们学校的图书馆除了公共自习室之外,还有一些包间,这些包间称为“研修室”,顾名思义,学校设立研修室的本意当然是给那些学习起来、研究起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同学使用的。客观的说,我们学校的学风相当好,自然这些包间供不应求,因此你要用到这个包间,就必须每天很早起来到图书馆排队申请。就是在一个这样的研修室内,前天晚上七点多,一对情侣在里面嘿咻起来,为了避免被看到,他们用了一把伞把窗户挡了起来。这样,在同一楼层,基本是看不到什么的。但是,由于图书馆构造,在楼上,可以根据雨伞后面若隐若现的男主角的动作想象出窗户里发生的事情。由于那把雨伞的作用,你大概只能看到一个男生的头发和他光着的脚,女生应该是躺在课桌上,但全身被伞遮住。于是当场在图书馆引起轰动,自然有人拿出手机拍下了一段视频。于是当晚一直到昨天晚上,学校内部论坛都充斥着对这件事情的讨论。大部分同学的观点还是在声讨这两个当事者做事不分场合不分地点的。另外还有很多好心者呼吁要保护当事人,希望快点平息此事。

- 阅读剩余部分 -